<th id="xk9j7"><option id="xk9j7"></option></th>
<tr id="xk9j7"></tr><object id="xk9j7"></object>
<code id="xk9j7"><small id="xk9j7"></small></code>

<big id="xk9j7"><nobr id="xk9j7"></nobr></big>
  • <nav id="xk9j7"><video id="xk9j7"><progress id="xk9j7"></progress></video></nav>

    <center id="xk9j7"><small id="xk9j7"><track id="xk9j7"></track></small></center>
    重大工程彰顯中國力量

    重大工程彰顯中國力量

    從“兩彈一星”到載人航天,見證中國創新步伐——

    飛天攬月探未來

    2019年3月10日零點28分,一聲巨響劃破大涼山的夜空,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騰空而起,將“中星6C”衛星成功送入預定軌道。至此,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完成了第300次飛行任務。

    1970年,長征一號成功發射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“東方紅一號”,翻開了中國航天歷史新篇章,中國成為繼蘇、美、法、日之后世界上第五個獨立研制并發射人造地球衛星的國家。

    70年間,中國航天事業實現了從無到有、從小到大的跨越式發展,并以多個重大工程為牽引,推動科技進步、綜合國力提高。

    從神舟一號到十一號,載人航天工程取得了一系列成就——研制發射11艘“神舟”飛船、1艘“天舟”貨運飛船、1個“天宮一號”目標飛行器、1個“天宮二號”空間實驗室,將11名航天員共14人次送入太空。

    從嫦娥一號到四號,月球探測工程實現了多個世界“首次”——首次獲得7米分辨率全月立體圖,首次在地月拉格朗日L2點進行長期探測,首次獲得月表下面200米左右的地質剖面圖,首次月球背面軟著陸和巡視探測等。

    諸多舉世矚目的重大工程,是中國航天人多年始終堅持“質量第一”的結果。一個龐大的工程,往往涉及上百臺儀器設備、上萬個電器元器件等。對每一臺設備精心檢測,對每一個元器件仔細把關,對每一個環節反復推敲,對每一個可能存在的漏洞一再排除,最終鑄就中國航天的閃亮名片。

    “中國航天事業的成功從不是一蹴而就、敲鑼打鼓就輕輕松松實現了的,而是在艱難困苦中,奮斗淬煉出的‘烈火真金’。無論站得多高、飛得多遠,都不能躺在功勞簿上,越奮斗才會越強大。”親歷了中國航天事業跨越式發展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張履謙這樣說。

    從“兩彈一星”到登陸月球、載人航天、觀“風云”知天象……一個個航天工程,令中國人探索宇宙奧秘的夢想逐漸照進現實。

    長江三峽工程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——

    高峽平湖添勝跡

    臨近國慶,三峽沿岸樹葉漸紅,進入一年中“三峽游”最熱的時候。巨閘攬江臥,船行碧波間,天南地北的游客們欣賞著美景,也為三峽工程這一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而贊嘆。

    三峽工程背后是中國人近一個世紀的治水夢。1919年,孫中山先生最早提出建設三峽工程的設想;1994年12月14日,舉世矚目的三峽工程正式開工;1997年11月8日,三峽工程實現大江截流,一期工程勝利完成;2006年5月20日,三峽大壩全線到頂185米高程,世界第一水壩宣告完工。自此,三峽上游仍重巖疊嶂,懸泉瀑布洪流滾滾;大壩下游一片波瀾不驚,截斷巫山云雨,高峽出平湖。三峽工程的成功建設疏通了長江的“血管”,為長江增添了生態底色,譜寫出人水和諧新篇章。

    三峽工程是中國呈現給全球的高標準、高水平、高質量工程,防洪、發電、航運等綜合效益顯著。三峽大壩巨大庫容所提供的調蓄能力,不僅可防長江上游的大洪水,也將長江中下游的防洪標準從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,大大減輕長江中下游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安徽、江蘇等省汛期的防洪壓力。三峽大壩兩側的電站廠房,擁有世界第一的裝機容量,以平均每小時2000多萬千瓦時的電量輸送到華東、華中和廣東等地,服務千家萬戶。三峽工程通航后,帶動長江航運業迅猛發展。2002年,通過三峽壩區河段貨運量約1000萬噸;2018年,三峽船閘過閘貨運量達1.42億噸,長江成為名副其實的“黃金水道”。

    中國形成世界上電壓等級最高、規模最大的特高壓交直流混合電網——

    電力動脈亮神州

    騰格里沙漠戈壁灘上,有一塊占地430多畝的土地鐵塔林立,這是世界首條±66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——寧東至山東直流輸電工程的“電源端”銀川東換流變電站。這條長1300多公里的“電力動脈”,開啟了中國西電東送的北通道,自2011年投運以來,將火電、黃河上游的風光電“打包”送到山東,累計外送電量超2500億千瓦時,每天可將近1億度電送至山東地區。

    云南省尋甸縣金源鄉高山大嶺間,世界上容量最大的特高壓多端直流輸電工程——昆柳龍直流工程,正在緊鑼密鼓的建設中。作為中國西電東送南通道的重點工程,昆柳龍直流工程采用運行更為靈活的多端直流系統,把云南的水電分別送到廣西和廣東。

    作為西部大開發的重要標志性工程,西電東送工程實現了全國范圍的資源優化配置。2000年上半年廣東嚴重缺電,當年8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做出了“十五”期末西電新增向廣東送電1000萬千瓦的重大決策,全面拉開了西電東送南部大通道建設的序幕。同年11月8日,貴州省洪家渡水電站、引子渡水電站、烏江渡水電站擴機工程同時開工建設,標志著中國西電東送工程全面啟動。如今在廣東,每用三度電就有一度來自西部。

    發展初期,西電東送超高壓直流輸電工程的建設主要依賴國外。而今,中國已攻克了特大電流下的絕緣特性、電磁環境、設備研制、試驗技術等世界級難題,建設了世界上電壓等級最高、規模最大的特高壓交直流混合電網。中國特高壓技術已應用于海外,為加快世界能源轉型和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成熟技術和成功經驗。

    將西部的能源轉化成電,輸往東部,前者帶動發展,后者獲得能源,優勢互補、東西共贏。西電東送,不僅送出了電力,更推動了中國經濟社會的迅猛發展,點亮神州萬家燈火。

    青藏鐵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、高原線路里程最長的鐵路——

    雪域高原幸福路

    “那是一條‘神奇的天路’,把人間的溫暖送到邊疆……”作為世界上海拔最高、高原線路里程最長、沿線環境最惡劣的鐵路,青藏鐵路被譽為“世界屋脊上的鋼鐵大道”,更被人們稱為發展路、團結路、幸福路。

    從前,出藏難于上青天。1949年,整個西藏僅有1000多米的便道可以行駛汽車,水上交通工具只有溜索橋、牛皮船和獨木舟。而在2018年暑運期間,青藏鐵路累計發送旅客286.2萬人次。青藏鐵路的建成推動西藏進入鐵路時代,密切了西藏與中國內地的時空聯系,拉動了西藏地區的經濟發展。

    全長1100公里的青藏鐵路大部分線路處于“生命禁區”和“無人區”,4萬多名建設者遵循科學、求實創新,奮斗在建設第一線,最終克服了極端環境和多年凍土的地質構造、高寒缺氧的環境和脆弱的生態等三大技術難題。參與青藏鐵路建設的中鐵十四局三公司職工林紅武回憶,為保證青藏鐵路格拉段的三岔河特大橋工程工期,2002年春節他沒有休息,奮戰在施工一線。“冬季的青藏高原寒風凜冽,三岔河特大橋工地極端溫度達到零下33.6℃,再加上接近4000米的海拔,大部分人都有強烈的高原反應,頭疼欲裂的滋味直到現在仍記憶猶新。”

    青藏鐵路分兩期建成,一期工程東起青海省西寧市,西至格爾木市,于1958年開工建設,1984年5月建成通車;二期工程,東起青海省格爾木市,西至西藏自治區拉薩市,于2001年6月29日開工,2006年7月1日全線通車。青藏鐵路創造了一個又一個“中國奇跡”,其建成對改變青藏高原貧困落后面貌、增進各民族團結進步和共同繁榮、促進青海與西藏經濟社會又快又好發展產生廣泛而深遠的影響。

    作為全球最大規模的人工調水工程,南水北調讓1億多人直接受益——

    一江清水通南北

    “南方水多,北方水少,如有可能,借點水來也是可以的。”1952年10月,毛澤東在視察黃河時,首次提出南水北調的宏偉設想。

    從設想到現實,歷時近70年,這一世界最大規模的人工調水工程連通長江、淮河、黃河、海河四大流域,自東、中線一期工程全面通水以來,調水總量已超260億立方米,直接受益人口超過1億人,提高了受水區40多座大中城市供水保證率。

    調南水解北渴,北方水資源嚴重短缺局面得到顯著緩解。在北京,已累計接收丹江口來水達到50億立方米,其中有超過33億立方米用于自來水廠供水,占入京水量的近七成,新增126余萬市民喝上市政自來水;在河南,受水區37個市縣全部通水,鄭州中心城區自來水八成以上為南水;在河北,石家莊、邯鄲、保定、衡水主城區的南水供水量占75%以上,滄州達到100%;在天津,14個區居民全部喝上南水;在山東,東線工程累計調入水量超39億立方米,南水成為新的供水“生命線”。

    50年論證,10多年建設,27位院士、6000人次專家、100多次研討會、50多種方案,南水北調工程最終確定了東、中、西三條調水線路,并先期實施全長2899公里的東、中線一期工程。世界第一大輸水渡槽、第一次隧洞穿越黃河、第一次大直徑PCCP管道、世界最大的泵站群……憑借中國智慧,一個個難題相繼被攻克,60多項新材料新工藝、100多項國內專利,世紀工程躍然于世。

    功在當代,利在千秋。南水北調,這一水資源優化配置的重大戰略性基礎工程,已經取得了實實在在的社會、經濟、生態綜合效益,未來更多人還將從中受益。

    西氣東輸工程輸送和銷售天然氣超4900億立方米,服務4億人——

    氣貫東西惠民生

    “小時候用蜂窩煤、煤餅燒水做飯,煙熏火燎,不安全也不衛生。后來用上煤氣罐方便了不少,但是換煤氣罐又成了問題,扛上扛下還是不方便,也有安全隱患。現在有了管道天然氣,燒菜燒飯干凈又安全,空氣也變好了。”家住浦東的王鴻華是個老上海人,他對西氣東輸工程帶來的改變有著切身感受。

    4000多公里外,位于塔里木盆地的塔里木油田一派忙碌的景象,這里是西氣東輸的源頭、主氣源地之一,擔負著向以上海為中心的華東地區、以北京為中心的華北地區共15個省份、120個大中型城市供氣的任務。截至今年5月底,塔里木油田已累計向下游供應天然氣2315億立方米,輻射約4億居民、3000余家企業。

    西氣東輸,這一具有戰略意義的能源運輸大動脈,是拉開西部大開發序幕的標志性建設工程。2002年7月4日,西氣東輸一線工程(新疆輪南至上海)開工典禮舉行,此后又建設了西氣東輸二線工程、三線工程。

    17年來,從西氣東輸一線,將西部豐富的天然氣資源輸送到經濟發達的長三角地區;到西氣東輸二線,實現引進境外管道天然氣的歷史性突破;再到西氣東輸三線,首次引入社會資本和民營資本參建——西氣東輸,已從“一條線”變成“一張網”。

    從西到東,從北到南,從天山腳下到長江兩岸,西氣東輸工程正惠及千家萬戶。目前西氣東輸工程運營管道總長超1.2萬公里,途經16個省(區、市)和香港特別行政區、160多個城市,輸送和銷售天然氣超4900億立方米,惠及人口超過4億。

    作為一項舉世矚目的宏大工程,西氣東輸在把西部天然氣資源源源不斷東輸的同時,也把東部地區“滾滾財源”通過這條管道輸送到西部,實現了東西共贏,為調整能源結構、改善生態環境、提高人民生活質量作出巨大貢獻。

    中國建成覆蓋全國、通達世界的公用電信網,光纖入戶逐步普及——

    寬帶中國聯萬家

    9月19日,華為發布Mate30系列新機,其搭載的處理器為日前發布的全球首款旗艦5G SoC芯片——“麒麟990”,下載速率2.3Gbps,上行峰值速率1.25Gbps;疊加 LTE 后,更可達到下載峰值速率 3.3Gbps,上行峰值速率 1.32Gbps,為用戶帶來絕無僅有的高速體驗。

    然而,長飛光纖總裁莊丹還記得21年前自己剛入職的時候,只有公司高管可以撥號上網。1997年,中國網民數量僅為62萬人,上網對許多人來說還是一件“稀罕事”。

    從撥號上網,到ISDN上網、ADSL上網,再到百兆寬帶、千兆寬帶,寬帶入戶工程進展速度超乎想象。一條條光纜鋪到大江南北,一個個基站屹立在高山沙漠。目前,中國已建成包括光纖、衛星、程控交換、移動通信等覆蓋全國、通達世界的公用電信網,讓中國人指尖輕觸即可聯通全球。

    2013年,中國政府發布的“寬帶中國”戰略實施方案提出,到2020年,寬帶網絡全面覆蓋城鄉,寬帶應用深度融入生產生活。臨近2020年,“寬帶中國”戰略目標實現得如何?

    用數據說話——光纖寬帶不斷升級,百兆光纖入戶逐步普及,到2018年末,光纖接入(FTTH/O)用戶已達3.68億戶。移動寬帶用戶總數由2014年末的5.8億戶增至2018年末的13.1億戶,年均增長22.4%。2018年,網民數量達到8.3億人,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消費達711億GB,是2013年的56.1倍,5年間年均增速高達123.8%。

    一轉眼,上網從“稀罕事”變成了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無論是網購、繳納水電費,還是打車、點外賣或學習、工作,都離不開網絡。

    站在如今的5G時代,回想當年的撥號上網,再想想更早前完全不知網絡為何物,不少人發出“恍如隔世”的感嘆。

    三北工程累計完成造林保存面積3014.3萬公頃——

    綠色長城護北疆

    新疆阿克蘇市東北部的柯柯牙,維吾爾語意為“青色懸崖”。30多年前,這里卻是一片植被稀疏的荒漠,與青色并無太大關系,冬春時節狂風裹挾著黃沙,天地渾濁一片,威脅著幾十萬居民生活。

    1986年,為改變惡劣的自然條件,阿克蘇啟動柯柯牙綠化工程。30多年來,當地大力推進治沙造林,曾是沙塵暴策源地的柯柯牙如今綠樹成蔭,森林覆蓋率大幅提高;并以此為原點,在戈壁荒灘上建起一片百萬畝的“林海”。

    新疆阿克蘇、山西右玉、河北塞罕壩、內蒙古庫布其……在這一個個生態修復、發生巨變的地區,都能看到三北工程的顯著成效。

    1978年,中國在西北、華北、東北風沙危害和水土流失重點地區啟動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。作為一項重大生態工程,按規劃,三北工程建設范圍涵蓋中國北方13個省(區、市)的551個縣(旗、市、區),建設總面積406.9萬平方公里。從1978年開始到2050年結束,歷時73年,分3個階段8期工程進行。

    如今,三北工程已累計完成造林保存面積3014.3萬公頃,森林覆蓋率由5.05%提高到13.57%,活立木蓄積量由7.2億立方米提高到33.3億立方米,對減少沙化土地的貢獻率約為15%,在中國北疆筑起了一道抵御風沙、保持水土、護農促牧的綠色長城。

    英國《經濟學人》雜志指出,中國的三北工程是目前為止世界上最大的植樹工程,預計到2050年工程完成時,防護林將延伸4500千米,直到中國北方沙漠邊緣。英國《衛報》贊賞道,如果三北工程在2050年如期完成,它將成為地球上最大的人造“吸碳海綿”。

    經過幾代人艱苦努力,三北工程建設取得巨大生態、經濟、社會效益,成為全球生態治理的成功典范。未來,三北工程建設的持續推進,還會為建設美麗中國帶來更多新的驚喜。

    首頁 | 新聞 原創 視聽 | 問政 評論 匠心 | 區縣 娛樂 財經 | 旅游 親子 直播 | 文藝 教育 應急 安監 | 房產 健康 汽車 | 取證 鳴家 會客廳 | 萬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
    • 站內
    站內
    分享
    新浪微博
    騰訊微博
    微信
    QQ空間
    QQ好友
    手機閱讀分享話題

    重大工程彰顯中國力量

    2019-09-26 07:20:13 來源: 0 條評論

    從“兩彈一星”到載人航天,見證中國創新步伐——

    飛天攬月探未來

    2019年3月10日零點28分,一聲巨響劃破大涼山的夜空,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騰空而起,將“中星6C”衛星成功送入預定軌道。至此,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完成了第300次飛行任務。

    1970年,長征一號成功發射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“東方紅一號”,翻開了中國航天歷史新篇章,中國成為繼蘇、美、法、日之后世界上第五個獨立研制并發射人造地球衛星的國家。

    70年間,中國航天事業實現了從無到有、從小到大的跨越式發展,并以多個重大工程為牽引,推動科技進步、綜合國力提高。

    從神舟一號到十一號,載人航天工程取得了一系列成就——研制發射11艘“神舟”飛船、1艘“天舟”貨運飛船、1個“天宮一號”目標飛行器、1個“天宮二號”空間實驗室,將11名航天員共14人次送入太空。

    從嫦娥一號到四號,月球探測工程實現了多個世界“首次”——首次獲得7米分辨率全月立體圖,首次在地月拉格朗日L2點進行長期探測,首次獲得月表下面200米左右的地質剖面圖,首次月球背面軟著陸和巡視探測等。

    諸多舉世矚目的重大工程,是中國航天人多年始終堅持“質量第一”的結果。一個龐大的工程,往往涉及上百臺儀器設備、上萬個電器元器件等。對每一臺設備精心檢測,對每一個元器件仔細把關,對每一個環節反復推敲,對每一個可能存在的漏洞一再排除,最終鑄就中國航天的閃亮名片。

    “中國航天事業的成功從不是一蹴而就、敲鑼打鼓就輕輕松松實現了的,而是在艱難困苦中,奮斗淬煉出的‘烈火真金’。無論站得多高、飛得多遠,都不能躺在功勞簿上,越奮斗才會越強大。”親歷了中國航天事業跨越式發展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張履謙這樣說。

    從“兩彈一星”到登陸月球、載人航天、觀“風云”知天象……一個個航天工程,令中國人探索宇宙奧秘的夢想逐漸照進現實。

    長江三峽工程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——

    高峽平湖添勝跡

    臨近國慶,三峽沿岸樹葉漸紅,進入一年中“三峽游”最熱的時候。巨閘攬江臥,船行碧波間,天南地北的游客們欣賞著美景,也為三峽工程這一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而贊嘆。

    三峽工程背后是中國人近一個世紀的治水夢。1919年,孫中山先生最早提出建設三峽工程的設想;1994年12月14日,舉世矚目的三峽工程正式開工;1997年11月8日,三峽工程實現大江截流,一期工程勝利完成;2006年5月20日,三峽大壩全線到頂185米高程,世界第一水壩宣告完工。自此,三峽上游仍重巖疊嶂,懸泉瀑布洪流滾滾;大壩下游一片波瀾不驚,截斷巫山云雨,高峽出平湖。三峽工程的成功建設疏通了長江的“血管”,為長江增添了生態底色,譜寫出人水和諧新篇章。

    三峽工程是中國呈現給全球的高標準、高水平、高質量工程,防洪、發電、航運等綜合效益顯著。三峽大壩巨大庫容所提供的調蓄能力,不僅可防長江上游的大洪水,也將長江中下游的防洪標準從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,大大減輕長江中下游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安徽、江蘇等省汛期的防洪壓力。三峽大壩兩側的電站廠房,擁有世界第一的裝機容量,以平均每小時2000多萬千瓦時的電量輸送到華東、華中和廣東等地,服務千家萬戶。三峽工程通航后,帶動長江航運業迅猛發展。2002年,通過三峽壩區河段貨運量約1000萬噸;2018年,三峽船閘過閘貨運量達1.42億噸,長江成為名副其實的“黃金水道”。

    中國形成世界上電壓等級最高、規模最大的特高壓交直流混合電網——

    電力動脈亮神州

    騰格里沙漠戈壁灘上,有一塊占地430多畝的土地鐵塔林立,這是世界首條±660千伏直流輸電工程——寧東至山東直流輸電工程的“電源端”銀川東換流變電站。這條長1300多公里的“電力動脈”,開啟了中國西電東送的北通道,自2011年投運以來,將火電、黃河上游的風光電“打包”送到山東,累計外送電量超2500億千瓦時,每天可將近1億度電送至山東地區。

    云南省尋甸縣金源鄉高山大嶺間,世界上容量最大的特高壓多端直流輸電工程——昆柳龍直流工程,正在緊鑼密鼓的建設中。作為中國西電東送南通道的重點工程,昆柳龍直流工程采用運行更為靈活的多端直流系統,把云南的水電分別送到廣西和廣東。

    作為西部大開發的重要標志性工程,西電東送工程實現了全國范圍的資源優化配置。2000年上半年廣東嚴重缺電,當年8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做出了“十五”期末西電新增向廣東送電1000萬千瓦的重大決策,全面拉開了西電東送南部大通道建設的序幕。同年11月8日,貴州省洪家渡水電站、引子渡水電站、烏江渡水電站擴機工程同時開工建設,標志著中國西電東送工程全面啟動。如今在廣東,每用三度電就有一度來自西部。

    發展初期,西電東送超高壓直流輸電工程的建設主要依賴國外。而今,中國已攻克了特大電流下的絕緣特性、電磁環境、設備研制、試驗技術等世界級難題,建設了世界上電壓等級最高、規模最大的特高壓交直流混合電網。中國特高壓技術已應用于海外,為加快世界能源轉型和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成熟技術和成功經驗。

    將西部的能源轉化成電,輸往東部,前者帶動發展,后者獲得能源,優勢互補、東西共贏。西電東送,不僅送出了電力,更推動了中國經濟社會的迅猛發展,點亮神州萬家燈火。

    青藏鐵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、高原線路里程最長的鐵路——

    雪域高原幸福路

    “那是一條‘神奇的天路’,把人間的溫暖送到邊疆……”作為世界上海拔最高、高原線路里程最長、沿線環境最惡劣的鐵路,青藏鐵路被譽為“世界屋脊上的鋼鐵大道”,更被人們稱為發展路、團結路、幸福路。

    從前,出藏難于上青天。1949年,整個西藏僅有1000多米的便道可以行駛汽車,水上交通工具只有溜索橋、牛皮船和獨木舟。而在2018年暑運期間,青藏鐵路累計發送旅客286.2萬人次。青藏鐵路的建成推動西藏進入鐵路時代,密切了西藏與中國內地的時空聯系,拉動了西藏地區的經濟發展。

    全長1100公里的青藏鐵路大部分線路處于“生命禁區”和“無人區”,4萬多名建設者遵循科學、求實創新,奮斗在建設第一線,最終克服了極端環境和多年凍土的地質構造、高寒缺氧的環境和脆弱的生態等三大技術難題。參與青藏鐵路建設的中鐵十四局三公司職工林紅武回憶,為保證青藏鐵路格拉段的三岔河特大橋工程工期,2002年春節他沒有休息,奮戰在施工一線。“冬季的青藏高原寒風凜冽,三岔河特大橋工地極端溫度達到零下33.6℃,再加上接近4000米的海拔,大部分人都有強烈的高原反應,頭疼欲裂的滋味直到現在仍記憶猶新。”

    青藏鐵路分兩期建成,一期工程東起青海省西寧市,西至格爾木市,于1958年開工建設,1984年5月建成通車;二期工程,東起青海省格爾木市,西至西藏自治區拉薩市,于2001年6月29日開工,2006年7月1日全線通車。青藏鐵路創造了一個又一個“中國奇跡”,其建成對改變青藏高原貧困落后面貌、增進各民族團結進步和共同繁榮、促進青海與西藏經濟社會又快又好發展產生廣泛而深遠的影響。

    作為全球最大規模的人工調水工程,南水北調讓1億多人直接受益——

    一江清水通南北

    “南方水多,北方水少,如有可能,借點水來也是可以的。”1952年10月,毛澤東在視察黃河時,首次提出南水北調的宏偉設想。

    從設想到現實,歷時近70年,這一世界最大規模的人工調水工程連通長江、淮河、黃河、海河四大流域,自東、中線一期工程全面通水以來,調水總量已超260億立方米,直接受益人口超過1億人,提高了受水區40多座大中城市供水保證率。

    調南水解北渴,北方水資源嚴重短缺局面得到顯著緩解。在北京,已累計接收丹江口來水達到50億立方米,其中有超過33億立方米用于自來水廠供水,占入京水量的近七成,新增126余萬市民喝上市政自來水;在河南,受水區37個市縣全部通水,鄭州中心城區自來水八成以上為南水;在河北,石家莊、邯鄲、保定、衡水主城區的南水供水量占75%以上,滄州達到100%;在天津,14個區居民全部喝上南水;在山東,東線工程累計調入水量超39億立方米,南水成為新的供水“生命線”。

    50年論證,10多年建設,27位院士、6000人次專家、100多次研討會、50多種方案,南水北調工程最終確定了東、中、西三條調水線路,并先期實施全長2899公里的東、中線一期工程。世界第一大輸水渡槽、第一次隧洞穿越黃河、第一次大直徑PCCP管道、世界最大的泵站群……憑借中國智慧,一個個難題相繼被攻克,60多項新材料新工藝、100多項國內專利,世紀工程躍然于世。

    功在當代,利在千秋。南水北調,這一水資源優化配置的重大戰略性基礎工程,已經取得了實實在在的社會、經濟、生態綜合效益,未來更多人還將從中受益。

    西氣東輸工程輸送和銷售天然氣超4900億立方米,服務4億人——

    氣貫東西惠民生

    “小時候用蜂窩煤、煤餅燒水做飯,煙熏火燎,不安全也不衛生。后來用上煤氣罐方便了不少,但是換煤氣罐又成了問題,扛上扛下還是不方便,也有安全隱患。現在有了管道天然氣,燒菜燒飯干凈又安全,空氣也變好了。”家住浦東的王鴻華是個老上海人,他對西氣東輸工程帶來的改變有著切身感受。

    4000多公里外,位于塔里木盆地的塔里木油田一派忙碌的景象,這里是西氣東輸的源頭、主氣源地之一,擔負著向以上海為中心的華東地區、以北京為中心的華北地區共15個省份、120個大中型城市供氣的任務。截至今年5月底,塔里木油田已累計向下游供應天然氣2315億立方米,輻射約4億居民、3000余家企業。

    西氣東輸,這一具有戰略意義的能源運輸大動脈,是拉開西部大開發序幕的標志性建設工程。2002年7月4日,西氣東輸一線工程(新疆輪南至上海)開工典禮舉行,此后又建設了西氣東輸二線工程、三線工程。

    17年來,從西氣東輸一線,將西部豐富的天然氣資源輸送到經濟發達的長三角地區;到西氣東輸二線,實現引進境外管道天然氣的歷史性突破;再到西氣東輸三線,首次引入社會資本和民營資本參建——西氣東輸,已從“一條線”變成“一張網”。

    從西到東,從北到南,從天山腳下到長江兩岸,西氣東輸工程正惠及千家萬戶。目前西氣東輸工程運營管道總長超1.2萬公里,途經16個省(區、市)和香港特別行政區、160多個城市,輸送和銷售天然氣超4900億立方米,惠及人口超過4億。

    作為一項舉世矚目的宏大工程,西氣東輸在把西部天然氣資源源源不斷東輸的同時,也把東部地區“滾滾財源”通過這條管道輸送到西部,實現了東西共贏,為調整能源結構、改善生態環境、提高人民生活質量作出巨大貢獻。

    中國建成覆蓋全國、通達世界的公用電信網,光纖入戶逐步普及——

    寬帶中國聯萬家

    9月19日,華為發布Mate30系列新機,其搭載的處理器為日前發布的全球首款旗艦5G SoC芯片——“麒麟990”,下載速率2.3Gbps,上行峰值速率1.25Gbps;疊加 LTE 后,更可達到下載峰值速率 3.3Gbps,上行峰值速率 1.32Gbps,為用戶帶來絕無僅有的高速體驗。

    然而,長飛光纖總裁莊丹還記得21年前自己剛入職的時候,只有公司高管可以撥號上網。1997年,中國網民數量僅為62萬人,上網對許多人來說還是一件“稀罕事”。

    從撥號上網,到ISDN上網、ADSL上網,再到百兆寬帶、千兆寬帶,寬帶入戶工程進展速度超乎想象。一條條光纜鋪到大江南北,一個個基站屹立在高山沙漠。目前,中國已建成包括光纖、衛星、程控交換、移動通信等覆蓋全國、通達世界的公用電信網,讓中國人指尖輕觸即可聯通全球。

    2013年,中國政府發布的“寬帶中國”戰略實施方案提出,到2020年,寬帶網絡全面覆蓋城鄉,寬帶應用深度融入生產生活。臨近2020年,“寬帶中國”戰略目標實現得如何?

    用數據說話——光纖寬帶不斷升級,百兆光纖入戶逐步普及,到2018年末,光纖接入(FTTH/O)用戶已達3.68億戶。移動寬帶用戶總數由2014年末的5.8億戶增至2018年末的13.1億戶,年均增長22.4%。2018年,網民數量達到8.3億人,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消費達711億GB,是2013年的56.1倍,5年間年均增速高達123.8%。

    一轉眼,上網從“稀罕事”變成了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無論是網購、繳納水電費,還是打車、點外賣或學習、工作,都離不開網絡。

    站在如今的5G時代,回想當年的撥號上網,再想想更早前完全不知網絡為何物,不少人發出“恍如隔世”的感嘆。

    三北工程累計完成造林保存面積3014.3萬公頃——

    綠色長城護北疆

    新疆阿克蘇市東北部的柯柯牙,維吾爾語意為“青色懸崖”。30多年前,這里卻是一片植被稀疏的荒漠,與青色并無太大關系,冬春時節狂風裹挾著黃沙,天地渾濁一片,威脅著幾十萬居民生活。

    1986年,為改變惡劣的自然條件,阿克蘇啟動柯柯牙綠化工程。30多年來,當地大力推進治沙造林,曾是沙塵暴策源地的柯柯牙如今綠樹成蔭,森林覆蓋率大幅提高;并以此為原點,在戈壁荒灘上建起一片百萬畝的“林海”。

    新疆阿克蘇、山西右玉、河北塞罕壩、內蒙古庫布其……在這一個個生態修復、發生巨變的地區,都能看到三北工程的顯著成效。

    1978年,中國在西北、華北、東北風沙危害和水土流失重點地區啟動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。作為一項重大生態工程,按規劃,三北工程建設范圍涵蓋中國北方13個省(區、市)的551個縣(旗、市、區),建設總面積406.9萬平方公里。從1978年開始到2050年結束,歷時73年,分3個階段8期工程進行。

    如今,三北工程已累計完成造林保存面積3014.3萬公頃,森林覆蓋率由5.05%提高到13.57%,活立木蓄積量由7.2億立方米提高到33.3億立方米,對減少沙化土地的貢獻率約為15%,在中國北疆筑起了一道抵御風沙、保持水土、護農促牧的綠色長城。

    英國《經濟學人》雜志指出,中國的三北工程是目前為止世界上最大的植樹工程,預計到2050年工程完成時,防護林將延伸4500千米,直到中國北方沙漠邊緣。英國《衛報》贊賞道,如果三北工程在2050年如期完成,它將成為地球上最大的人造“吸碳海綿”。

    經過幾代人艱苦努力,三北工程建設取得巨大生態、經濟、社會效益,成為全球生態治理的成功典范。未來,三北工程建設的持續推進,還會為建設美麗中國帶來更多新的驚喜。

    親愛的用戶,“重慶”客戶端現已正式改版升級為“新重慶”客戶端。為不影響后續使用,請掃描上方二維碼,及時下載新版本。更優質的內容,更便捷的體驗,我們在“新重慶”等你!
    看天下
    [責任編輯: 陳霞 ]
   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
    精彩視頻
    版權聲明:
    聯系方式:重慶華龍網集團有限公司 咨詢電話:60367951
    ①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授權華龍網,在互聯網上使用、發布、交流集團14報1刊的新聞信息。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慶日報報業集團任何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或“來源:華龍網-重慶XX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的作品,系由本網自行采編,版權屬華龍網。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華龍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③ 華龍網及其新重慶客戶端標明非華龍網的確定來源或未標注華龍網LOGO、名稱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稿件均為非原創作品。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華龍網聯系,聯系郵箱:cqnewszbs@163.com。
    附:重慶日報報業集團14報1刊:重慶日報 重慶晚報 重慶晨報 重慶商報 時代信報 新女報 健康人報 重慶法制報 三峽都市報 巴渝都市報 武陵都市報 渝州服務導報 人居周報 都市熱報 今日重慶
    老湿导航
    關閉